第一回战狼brbr时值黄昏搭配

新生儿 2020-05-29 19:30

第一回 战狼

时值黄昏,一抹夕阳映在山涧,流水渐起烟雾。菁苔上的野蛙吐着须子,准备高歌一曲;旁边的野花,斜对眼嘲弄着野蛙;一只鸟儿忽然栖在花枝头,引得野蛙哈哈大笑;一声脚步,惊静了原野的嘻闹。一个少年背篼里装满山药蛋、夹杂些野菇子,冒头的药草附视着他小小的脑袋,随着微风与头发一起飘扬。

少年放下背篼,如挣脱大山般的压力,深呼吸,喘过一身轻松,捧起清清的山泉,水透过稚嫩的脸,微红,含些羞涩。心中的那片烈火却不能浇灭,深涧的水渐渐起雾,带些瘴气,能洗掉脸上的疲劳就不错了。少年明亮的眼睛扫过四周,似乎搜寻着能解渴的果子。可是,光线渐渐暗下来,若隐若现的弯钩,已然挂在天上。

少年翻出一个稍大的山药蛋,握着锋利的弯刀,认真的削着。咬着洁白而苦涩的味道,却也解渴,还能充饥,真是苦上眉头,甜在心头。想着娘亲的饭菜、老爹的烟味、妹妹婵子此刻已在门前盼望的眼神,还赶紧回家吧!这些山药蛋,再加上早上捉的两只野鸡,够打两天牙祭了!

收拾好今天的收获,少年开心的笑了。羊肠古道,月亮赶上了枝头,哪怕少年急走如风,满天星斗也在嘲笑着他,越走越快。走进密林中,繁茂的叶朵挡住了灰白,少年依然健步如飞,从小穿梭在乌蒙山脉中,矇上眼也能倒着走回家。

忽然,前面闪过两点蓝光,一股危险的气息扑面而来。少年急忙刹住脚步,紧握着弯刀,轻轻把背篼放在树后。心中不由一阵高兴,明天能吃上妹妹做的红烧狼肉了!

勒紧腰带、卷起裤管、撕下一块汗巾裹紧手上的弯刀把,猫下腰,眼神死死锁住忽闪忽闪的蓝光,随时防备暗中血红。林中此刻异常安静,一阵清风轻轻卷起叶浪,蓝光一闪,迎面向少年射去。少年一蹲,双手握紧弯刀全力向头顶挥过,感觉一阵落空,蓝光太快,瞬间消失在背后,少年脸上多了几道血痕。

少年就地一滚,转过身子,提防着蓝光随时闪到跟前。听老人们讲过:野狼铜头铁尾豆腐腰。心里还来不及计划,野狼瞬间从左侧扑来!少年大喜,因为右手握刀,最顺手进攻敌人左侧。少年用尽全力,弯刀迎着野狼闪烁着妖艳的蓝光而去,野狼似乎看透少年心中企图,腰身一挺,又高一尺,利爪如电向少年脑袋拍去。少年故技重演,一蹲一滚,躲过一险。少年不由一身冷汗:这不是只寻常的野狼!野狼看连击两次都没扑倒少年,低吼一声,渐渐发狂。

野狼撕刨地上几下,再次全力冲向少年,这次少年没硬拼,身向树后闪去,只见前面碗口粗的大树剧烈摇晃着。野狼扑在树杆上还来不及转身,少年忽从右侧闪出,弯刀急向野狼腰部劈下。野狼惊起向左一蹿,躲过腰部重击,后腿却被少年弯刀生生劈下!野狼一声凄厉,顺势一滚,利爪乱舞。少年大惊,纵身一跳,骑坐在野狼身上,死死按住狼颈,不让野狼出丁点儿声音。

锋利的狼爪撕开少年破旧的衣裳,留下胸膛、后背、手膀上一道道鲜红的刺痕。眼看,少年渐渐力竭,野狼突然发狂的翻过身,压住少年,蓝光离少年的眼睛越来越近,少年急忙伸出双脚,紧紧缠住狼腰,伸直双手,深深喘口气。

狼舌已舔在少年发尖,坚强的生存意志使少年一发狠,腾出一只手,死死抵住狼嘴,腰一扭一滚,反压住野狼,索性低头向狼颈咬去。厚厚的狼毛挡住少年狠劲儿,犹如咬在海棉上,软软的一片。野狼趁势而上,再向前一点点,就可以下口了。长长的狼牙刺痛着少年火热的额头,感觉却是那么刺冷,少年眼一红,牙齿扯下狼毛,再咬,吐掉!再撕咬,又吐掉!继续咬下去。

咸咸的味道终于充满少年口腔,刺鼻的气息令人窒息!少年依然在坚强的挺着。他不敢松手、松口,一旦野狼发出求救的嘶声,引来狼群,那自己就要长眠乌蒙山下了。

求生的意志使少年忘了伤痕的痛,更狠地吞下嘴里咸咸的热流,越吸越兴奋,一会儿肚子开始饱胀,随着再也不动的狼爪瘫软下去。

这时,山梁冈子上传来几声嘶厉,惊醒了少年。少年大惊,忘却浑身酸痛,顺着湿润的地上摸去,庆幸弯刀还在。少年慌忙背上背篼,撇好弯刀,一把抓起狼尸,匆忙的跑向远处零星灯火处。

四合院的纸窗还在亮着,门前的石桌上,还摆两碗土碗盛着的野菜根汤,没有了热气。枣树下小姑娘不停的来回走动;而屋里的唤儿声,伴着香案轻绕;坐在十字路头的瘸腿老头用力地吸着水烟袋,时不时抬起头看看看月亮。

老远,一道熟悉的影子珊珊而到,老头扯着单脚,跳着迎上去。少年感觉好安全,张口便大声叫着:“老爹!”而唇在动,却未闻声音,少年无奈地加快脚步,虚弱的身躯再一次爆发无边的力量。几步上前,想扶着老爹,却没空闲的手。少年用力把狼尸抗在肩上,颠抖着右手挽着老爹,父子二人相携着跨进院中,小姑娘高声喊着:“妈!哥回来了!”小姑娘接过哥哥的背篼,却忘肩膀上那黑乎乎的东西。

王强笑着摸摸妹妹的头,把狼尸随手扔在石桌上,却打破了那两个土泥碗。随着开门声,院里一片通明,顿时,妹妹婵子“哇”地扑向王强放声大哭,更是看着哥哥嘴皮在动,却发不出“妹妹“的声音,婵子哭得更厉害了,而少年却一头虚脱在婵子怀里。

第二天,少年醒来,床头便放着一碗香喷喷的狼肉。少年笑了,心想道:肯定有野菇、山药蛋,这味儿太熟悉了。想着想着,手不由自主向碗伸去,而胸口却传来一股撕心裂肺的痛,手也抬不起,肚子也打着抗议的雷声,少年就这样干盯着狼肉,流着口水,心有不甘的努吼一声。“啊……”,随着“嗙”的踹门声,几个少年冲进屋来,却发现少年似乎一个人在憨笑,而嘴角牵起左脸的伤口,半边嘴角斜着、定格在那里,多少觉得有点滑稽。几个少年呆呆得你看我,我看你,忽然屋里爆出一阵大笑!

少年眯着眼:“老子要干肉!”弱弱的声音如蚊子般,却挡不住爆笑的刺耳,如不是黑黑的肤色掩盖着那份纯真的羞色,少年此时表情,一定像山花一样妖艳。一个微胖少年端起肉碗,正流着口水,准备把一片诱人的狼肉块送到床上少年的嘴里,却被门外婵子一声吆喝打断,抖落了那片肉。而少年看着掉在胸口的狼肉,眼珠子差点掉下来,喉结一鼓一鼓的。

“都滚出去,桌上有一锅,瞧你们那熊样,不知那辈修来的福分…”婵子还没骂完,几个少年早也不见踪影。而此时床上少年拳头握得紧紧的:“这群孙子……”

“哥,我来喂你,等下再把芝草汤给你喝!”少年松下一口气,渴望的盯着婵子的手。

院里吃狼肉的人越来越多,听着周邻们的议论,少年摇了摇头,心道:你们是在吃我的命!

人多嘴杂,有人开始打听着少年是如何杀死狼的,可惜就是对婵子少年也没说怎么杀死狼的事,只交待婵子给他师傅送了支狼腿。只是,少年夜杀野狼的事渐渐在小荆州传开,流会议期间传着几个版本:有的说少年用弯刀追了几里地才把野狼砍杀的;也有的说是少年用武功大战半夜才把野狼击毙;一次赶集时,少年老爹跟人说狼是他强子用牙齿咬死的……

小荆州的人们无不称奇,送号少年:荆州第一狠人王强。

而那年,王强还只是一个十六岁的少年。

第二回 兄弟

话说王强荊州第一狠人的名号传开后,王强便很少抛头露面,一头钻进乌蒙山中练拳脚功夫。除了王强兄妹以外,无人知道他师傅名头。不过偶尔也带上一帮发小锻炼身体,然而除了胖子许东以外,其他的基本上是混日子,跟着王强图个一时新鲜。久而久之,王强就一直带着许东练。乌蒙山中,又多一个少年,也是这片原始森林难得了些足迹。

转眼,到了初秋,青山片片金黄,一片丰收的季节。而王强所在赤河,人们既喜悦又忧心。因赤河属于小荆州边境处,时有云南境内的白族马帮常来偷抢,特别是乌蒙山西面的麦田,常年只有种无收的境地。所以后来赤河村民自发组织一支由青壮年组成的护田队,护田队由每家每户须出一名男丁,排号守夜巡逻,以保全村丰收。

而王强十五岁那年,父亲不幸酒醉摔断左腿,而王强就此顶上了父亲。因当时王强年纪小,又加上一家生计窘迫,村邻们看着可怜,也就没让小王强参加,毕竟要面对的是彪悍马帮强盗。而倔强的王强一个劲儿往护田队钻,队长麻五只好派小王强送点夜宵、把把风之类的跑腿活。王强人小懂事,知道队里大伙的心意,也就释然了,也满足了自己的那份自尊。

今天王强和许东刚从山上回来,队长就通知护田队开会,准备开始守护一年中最紧张的麦田。王强带上只刚打的野兔,早早的就来到队长麻五家里了,麻五婶乐呵呵的炖上野兔,且料许东提着几斤白酒也过来了,说是来蹭顿饭。王强知道,这小子自从跟了自己,就没断过野味儿,今天来,肯定有事儿。

麻五叔打着哈哈拍下许东:“你娘知道吗?老实交代,是不是偷你老汉的?等下老子问哈你老汉!”

许东胀红了脸,急忙争辩:“叔,真的是我自己买的,别小看了我。”

“这小子,好,叔信了!”麻五豪爽地笑着。心暗道:“这两孩子,非池中之物,以后赤河定是你们天下!不过待会还真得问问,落个踏实。”

护田队队员陆陆续续地来了,老远就闻着兔肉汤的香味,都想着:五哥家又破费了,每次都这样还真有点不好意思。虽说不是什么山珍海味,但野兔好歹也是道野味儿,气氛也自然高涨,大家喉结忍不住一鼓一鼓的。

坐了两三桌人,基本上人都齐了,麻五婶端出野兔汤,当然还有其他好吃的酒菜。屋里充盈看诱人的味儿,副队长李广忍不住说:“嫂子,下次该我了,等收完田地,弟兄们都到我家坐。”

“大兄弟,都乡里乡亲的,别说外话。”麻五婶笑着对大伙儿说:“对了,野兔和烧酒是强子、小东带过来的!”

“哎,小东哪去了?许哥!这酒……”麻五一脸疑问对许东爹问道。

“哈哈!这小子,你还别说,这钱还真是他的。自打跟强子上山一起,时尔采些草药回来,他娘给晒干后,跟强子一道去镇上卖,回来钱就交给他娘存着。嘿嘿,这小子也存了不少,今天他问他娘要了点儿,当时问拿来干啥用也不说,谁想到是给我们哥几个买酒,好!”许东他爹边说也边朝王强这瞟了一下。只见王强拉聋着脑袋,装没听见,有一句没一句的跟旁边的人聊着。

“不过还是要注意,强子,以后别往老涯嘴深处,里面柴狗,豹子还有熊长出没,老涯山顶,特别是那里,一定不能去!”麻五转过脸,特别严肃地对王强说。

“叔,我知道了,我一定不去。”王强知道麻五不会骗他。

吃足了,就正式开会,也就重复了往年计划,分工安排、准备工作、面对突发情况等。大家就开始慢慢散了,大家刚起身,许东冲进门来,搔着后脑想说什么却又看了看他爹许明又不敢说,支支吾吾哼唧着。

“咋了,儿子,你在哪里叽叽咕咕的干啥子?”许明瞅着儿子问。

“老汉儿,我想参加护田队!”半天许东才冒出一句完整的话。

“老子!你个龟儿子脑袋瓜子烧到起咯,你凑啥子热闹?”许明一听,这还得了!

“瞎闹,知道多危险吗?”麻五也板着张脸。

“我就跟强哥打个伴儿,他一个人给你们跑腿、放风、送饭,也够累的。有我陪他,胆儿大些,就打个伴儿。”许东看向王强,找了个理由。

哎!对啊!我咋没想到呢?许明觉得儿子做得很对,赞赏地看着儿子,立马就同意了。大家想想也是这个道理,而麻五又细细地嘱咐这两个小鬼,毕竟马帮强盗随时随地出没。

“许明,既然东子入队了,那你就不用来了,东子替你了。”副队长李广当着大家表态。

“说那里话,都是为咱村,照旧,走了!”许明连忙摇手,他可不答应,开门就走人。护田队大伙儿都明白许明的意思,再也没劝,客气了下,都回去做准备。

而许东则高兴地拉着王强蹦蹦跳跳地出去:“强哥,以后咱哥儿俩有伴了!”王强看着许东,感动一把,有个伴儿,再也不用婵子陪了,毕竟也不放心妹妹跟着自己受罪。

“东子,谢谢。”王强搂住许东肩膀,王强话不多,使劲捶了下许东后背。

“强哥,咱是兄弟伙,少肉麻了!”许东憨笑道。

“对,好兄弟!”王强使劲儿地推开许东。

“强哥!要不,咱拜把子?”走着走着许东忽然想道。

“好啊,东子,咱上东皇庙拜山神去!”王强很高兴许东没看不起他。

两个少年顶着月光往山上的庙里跑去,而此时庙已关上大门,王强提议,只要向着山神的面向跪拜就行了,神仙也会知道的。许东说好主意,说着两人就找来几根桃枝。

两人像上香样高举桃枝,三叩九拜,齐声发誓:“我与王强(许东)结为异姓兄弟,有难同当,有福共享,不愿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日同日死,若违此誓,天诛地灭!”两少年也学着古人击掌为盟。王强为哥,许东做弟。

然而两人拜把子的事无人知晓,谁都没对任何人提起过。许东也不想活在王强名头下,王强也知道许东的心理,以至于两兄弟差点反目,此乃后话。

共 51146 字 11 页 ... 转到页 【编者按】好一篇《乌蒙传说之少年英雄》,这篇小说以明朝乌蒙山地区靠近缅甸,有缅甸匪徒和边境小镇头子勾结走私烟土等违法案件,官军派兵剿匪的广阔背景为依托,写了两个少年王强和许东逐渐这位发言人表示成长为军旅英雄的经历。小说语言生动凝练,故事情节合理且曲折回环,环环相扣,引人入胜。笔者很注意人物打斗的动作描写,令人看到了栩栩如生的武打之精彩场面。而且其中每个人物的刻画符合人物的身份、年龄等特征。作者写了形形 的赤河镇的各色人等和荆州县令以及边境官兵等人物,人物众多,头绪纷繁,但是每个人物都给读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小说的每个章回都是很精彩的故事,都有看点。特别是开篇王强只身杀狼的情景一下就把读者带入了一种阅读的快感体验中,让人们去追逐这个英雄少年的故事,而这个少年在每个章回的故事都吸引着读者的眼球,另外还有他的小兄弟许东的故事,还有很多其他人的故事,包括那些可爱的人物都值得你去阅读。亲爱的读者朋友们,您想了解这些故事吗?不妨开始阅读吧?很显然这个丰厚故事大餐的后面还会有精彩纷呈的故事大宴出现,敬请读者继续期待吧!倾情推荐读者亲尝这个少年英雄的传说之乌蒙传奇小说吧!【:馨儿】【江山部·精品推荐 】

1楼文友: 1 :18:11 欣赏才子精彩的小说,情节曲折,引人入胜,幽默诙谐的语言,让人忍俊不禁,祝福才情飞扬!佳作频传!!

回复1楼文友: 16:42:5 我试着加入些四川方言,还好有人能看懂,主要是活跃下文中气氛!让老师您见笑了,谢谢,上泸州老窖。

2楼文友: 1 :24:07 欣赏佳作,祝写作愉快,生活幸福!

回复2楼文友: 16:44:10 谢谢清扬老师支持,上咔啡。

楼文友: 16:07:5 传奇色彩的中篇小说,故事情节曲折,少年英雄可颂。问好 热爱文学的人永远年轻,热爱文学的人永远是奔放的, 的、灵气的、智慧的、执着的,永远是生活的探索者……

回复 楼文友: 16:46:14 谢谢支持,上茶!

4楼文友: 20:11:00 好厉害,写这么长,先祝福,慢慢欣赏,我特别佩服写小说的。

回复4楼文友: 20: 6: 1 谢谢,上营养快线!

5楼文友: 11:10: 9 笔法老到,描写细腻,情节流畅。欣赏,期待后期佳作。 心慕野鹤,诗愿冰壶

回复5楼文友: 11:14:48 上好酒

6楼文友: 11:1 : 5 太厉害了,先占个地方,慢慢读。欣赏的同时也是学习的过程。 做兰花一样的女人

回复6楼文友: 11:15:58 上什么好呢?这次上冰点吧!

回复7楼文友: 15:50:05 除了冰点,还是冰点吧!先谢谢社长!

8楼文友: 08: 8: 0 去哪里看《乌蒙正传》呢? 做兰花一样的女人

回复8楼文友: 10:10:15 系统长篇频道,悬幻武打,《乌蒙正传》

内分泌科
查询医生
信阳治疗白斑病费用
相关阅读
  • 述评燃油附加费一涨再涨民航公司愈亏愈重

    今天的航空乘客比以往要多付出三十至四十元人民币的旅行成本。这是去年八月民航国内航线恢复征收燃油附加费以来,航空公司第二次提高征收标准。若以简单平均值三十五元,按...

    新生儿2020-07-09
  • 吃货大食堂怎么玩 吃货大食堂玩家开局攻略

    总是擅长挖大坑,一挖就是好几米,让众多玩家陷入深深的研究乐趣之中。《吃货大食堂》也不例外,下面小编就教教大家如何能在游戏的初期获得完美开局,好让玩家们游戏起来可...

    新生儿2020-07-09
  • 羊奶有奶中之王的称号

    羊奶有“奶中之王”的称号,因其具有很高的营养价值和美容价值,而且与人奶成分最相近,非常容易被人体吸收。近几年,随着羊奶的相关知识得到普及,越来越多的人开始重视羊...

    新生儿2020-07-09
  • [p]中美贸易谈判传来最新消息 金价能否继续做多

    中美贸易谈判传来最新消息 金价能否继续做多?周二(5月7日),现货黄金价格继续持坚,目前交投于1282美元/盎司附近。隔夜随着贸易紧张局势升温,全球股市下跌,促使投资者青睐...

    新生儿2020-07-09
  • 陈芋米男友是谁肖兰兰扮演者神秘男友及个人

    陈芋米男友是谁 肖兰兰扮演者神秘男友及个人资料曝光【--电视】最近,电视剧《河神》正在热播。剧中肖兰兰扮演者陈芋米深受友关注。尤其是肖兰兰遭强压深受备注。对于她的感...

    新生儿2020-07-09
  • [p]9月份酒钢已出现数额较大亏损[-p]

    9月份酒钢已出现数额较大亏损酒钢内“经营之窗”里有个栏目叫“市场快讯”,每隔二、三天就要公布一次各主要钢厂的产品销售价格。关注这个栏目的人,会对今年以来钢材价格的...

    新生儿2020-07-09
友情链接